www.491949.com

让农民尝到种苹果甜头(科技视点·把论文写在大地上⑤)

  《人民日报》(电子版)的一切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PDF、图表、标志、标识、商标、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读者提供的任何信息)仅供人民网读者阅读、学习研究使用,未经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人民日报》(电子版)所登载、发布的内容用于商业性目的,包括但不限于转载、复制、发行、制作光盘、数据库、触摸展示等行为方式,或将之在非本站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网上公示、向有关部门举报、诉讼等一切合法手段,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对陕西的千万果农来说,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赵政阳教授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果农们信赖他、尊敬他。前不久,一则好消息传来,由赵政阳团队育成的两个优质晚熟苹果新品种“瑞阳”“瑞雪”通过国家审定,这是陕西省首次通过国家审定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苹果品种,也是继上世纪70年代成功培育出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的“秦冠”苹果以来,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在果树育种领域取得的又一重大成果。

  “这苹果好看、好吃又高产,还好管理!”陕西省白水县的果农曹谢虎站在自家苹果园里,喜得合不拢嘴。作为第一个试种“瑞阳”“瑞雪”的果农,他真正尝到了科技的甜头。

  早在上世纪80年代,陕西省政府便将苹果确定为六大主导产业之一,推动苹果产业迅猛发展,陕西一跃成为苹果大省。但同时也出现了品种单一、早熟品种缺乏、更新换代缓慢、品种以外引为主等问题,成为制约当地苹果产业发展的瓶颈。

  1988年7月,赵政阳硕士毕业后,分配到原陕西省果树研究所工作,给“秦冠”苹果的培育者付润民研究员当助手,开始了苹果新品种选育及配套栽培技术研究工作。

  当时的赵政阳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向前辈学习,为苹果产业发展出把力。他与付润民一道,先后参与了“秋香”“秦星”“秦艳”等品种的选育工作,引进推广“嘎拉”“藤牧1号”等一批早、中熟新品种,其中“嘎拉”成为陕西中熟主栽品种,优化了陕西苹果品种结构。

  90年代中后期,陕西苹果产业过快发展导致“卖果难”。为尽快扭转这一局面,提振果农信心,陕西省有关部门组织技术人员在全省开展“百乡千村万里行苹果科技下乡”活动,由赵政阳负责总体技术指导,拉开了科技兴果的序幕。

  “基层农民太需要技术了!”赵政阳铆足了劲。他带领100多名技术人员,在全省12个县开展为期3年的苹果优果科技示范工程。团队围绕绿色无公害苹果生产、旱地矮化苹果高效栽培等重要产业技术问题,开展了大量的试验研究和技术推广,解决了不少苹果产业发展的瓶颈问题。

  为探索建立以大学为依托的农业科技推广新模式,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决定建立一个长期稳定的苹果试验示范基地,带动苹果产业发展。这项艰巨的任务落在了赵政阳肩上。2005年3月,国内唯一的苹果专业试验站——陕西省白水县苹果试验站启动建设,赵政阳担任首席专家。

  “一开始条件非常差,试验站所在地是一片荒废的农场,没水没电,吃住也很简陋。”赵政阳回忆道,“我们租了3间房,搭起炉灶,一天只吃两顿饭,饿了就泡方便面,困了就睡架子床。”

  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团队艰苦创业,将试验站建成集科研、示范、推广、教学于一体的科学园区,成为国际一流的苹果试验站。

  2006年,赵政阳主持了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与白水县政府联合建设的白水苹果产业化科技入户与示范工程。2006—2007年,这一工程使白水县的苹果总产值和果农人均纯收入创下历史新高。

  “果园还是那片果园,种的方法一变,‘赔钱货’变成了‘致富果’!”白水县果农魏富宝回忆,2007年,他在赵政阳的指导下,果园收了近两万斤苹果,商品率达到90%以上,一亩地收入超过万元。此前,他还因果园经营不善年年赔钱。“教授守在果园里,告诉你要干啥、该咋干,一下就把我们领上了致富路!”魏富宝激动地说。

  赵政阳的汗水没有白流,2005年白水县苹果产值5亿元,到2018年已经达到36亿元!昔日的普通果农曹谢虎,如今当上了高级农民技师,还担任了白水县仙果苹果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年收入超过100万元,白水县也成为全国优势农产品重点基地县,享有“苹果之乡”的美誉。

  白水苹果试验站的成功,开创了产学研紧密结合的“西农模式”。2012年3月,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启动建设甘肃庆城苹果试验站,赵政阳又被任命为首席专家。

  经过7年的努力,庆城苹果试验站建成并投入使用,一批批果农在此接受培训指导。新理念、新技术为当地苹果产业发展提供了强大的科技支撑。如今,庆城县的苹果从16万亩增加到39万亩,规模、产量、产值都实现翻番。

  我国是苹果大国,产量占世界的55%左右,但90%以上为国外引进品种,自主培育品种占比不到10%。付润民研究员70年代育成的“秦冠”苹果,凭借丰产、抗病、易管理、耐贮藏等优点,目前仍是我国自育苹果品种中栽培面积最大的,但口感却不及某些国外品种。“一定要让老百姓吃上好苹果!”这成了赵政阳的梦想。

  “我的想法不是引种,而是育种。当时很多人认为育成一个品种太难,项目难争取,经费也少,但我觉得必须得做。”为了这个梦想,赵政阳着眼现代国际前沿的苹果育种理念,将一套全新的思路用于育种实践。他带领研究团队采用杂交育种方法,按照“少组合、大群体”和“阶梯式选择”的思路,选配大量杂交组合,这为后来成功培育“瑞阳”“瑞雪”打下了基础。

  经过近20年的艰苦探索,“瑞阳”“瑞雪”两个新品种终于培育成功,实现了苹果杂交育种的新突破。新品种的早果性、丰产性、果实品质等综合性状优异,在渭北、陕北等地区及同类生态区发展前景广阔,有望成为黄土高原产区苹果更新换代极具潜力的主栽品种。目前,“瑞阳”“瑞雪”已被10余个省区引进试栽,在全国苹果主产区推广面积已达5万余亩。

  春华秋实,岁物丰成。多年来,赵政阳先后主持国家攻关重大专项等30余项,获省级以上科研成果8项,选育并审定苹果优良新品种12个,为陕西乃至整个黄土高原地区苹果产业的提质增效做出了重要贡献。

  30余年间,渭北高原的沟沟坎坎、关中果乡的村村落落,印满了一个果树专家从青年到壮年的勤奋足迹。

  为了更好地传授技术,赵政阳有时甚至“上树”给当地的农民讲课。“我们平时就是这样给农民传授知识的。这些年,上过的树早都不知有多少了!”赵政阳笑着说,“我的节假日很少,说实话,确实累。真想安静地躺下休息几天,可是不能啊!我这个手机,24小时都开着,随时接听果农和基层部门的咨询。”

  “对我们来说,工作的目的,主要是让老百姓认可。能把自己掌握的知识教给农民,让他们从中得到实惠,我特别有成就感和自豪感,再累再苦也要做。”赵政阳说。

  对陕西的千万果农来说,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赵政阳教授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果农们信赖他、尊敬他。前不久,一则好消息传来,由赵政阳团队育成的两个优质晚熟苹果新品种“瑞阳”“瑞雪”通过国家审定,这是陕西省首次通过国家审定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苹果品种,也是继上世纪70年代成功培育出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的“秦冠”苹果以来,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在果树育种领域取得的又一重大成果。

  “这苹果好看、好吃又高产,还好管理!”陕西省白水县的果农曹谢虎站在自家苹果园里,喜得合不拢嘴。作为第一个试种“瑞阳”“瑞雪”的果农,他真正尝到了科技的甜头。

  早在上世纪80年代,陕西省政府便将苹果确定为六大主导产业之一,推动苹果产业迅猛发展,陕西一跃成为苹果大省。但同时也出现了品种单一、早熟品种缺乏、更新换代缓慢、品种以外引为主等问题,成为制约当地苹果产业发展的瓶颈。

  1988年7月,赵政阳硕士毕业后,分配到原陕西省果树研究所工作,给“秦冠”苹果的培育者付润民研究员当助手,开始了苹果新品种选育及配套栽培技术研究工作。

  当时的赵政阳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向前辈学习,为苹果产业发展出把力。他与付润民一道,先后参与了“秋香”“秦星”“秦艳”等品种的选育工作,引进推广“嘎拉”“藤牧1号”等一批早、中熟新品种,其中“嘎拉”成为陕西中熟主栽品种,优化了陕西苹果品种结构。

  90年代中后期,陕西苹果产业过快发展导致“卖果难”。为尽快扭转这一局面,提振果农信心,陕西省有关部门组织技术人员在全省开展“百乡千村万里行苹果科技下乡”活动,由赵政阳负责总体技术指导,拉开了科技兴果的序幕。

  “基层农民太需要技术了!”赵政阳铆足了劲。他带领100多名技术人员,在全省12个县开展为期3年的苹果优果科技示范工程。团队围绕绿色无公害苹果生产、旱地矮化苹果高效栽培等重要产业技术问题,开展了大量的试验研究和技术推广,解决了不少苹果产业发展的瓶颈问题。

  为探索建立以大学为依托的农业科技推广新模式,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决定建立一个长期稳定的苹果试验示范基地,带动苹果产业发展。这项艰巨的任务落在了赵政阳肩上。2005年3月,国内唯一的苹果专业试验站——陕西省白水县苹果试验站启动建设,赵政阳担任首席专家。

  “一开始条件非常差,试验站所在地是一片荒废的农场,没水没电,吃住也很简陋。”赵政阳回忆道,“我们租了3间房,搭起炉灶,一天只吃两顿饭,饿了就泡方便面,困了就睡架子床。”

  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团队艰苦创业,将试验站建成集科研、示范、推广、教学于一体的科学园区,成为国际一流的苹果试验站。

  2006年,赵政阳主持了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与白水县政府联合建设的白水苹果产业化科技入户与示范工程。2006—2007年,这一工程使白水县的苹果总产值和果农人均纯收入创下历史新高。

  “果园还是那片果园,种的方法一变,‘赔钱货’变成了‘致富果’!”白水县果农魏富宝回忆,2007年,他在赵政阳的指导下,果园收了近两万斤苹果,商品率达到90%以上,一亩地收入超过万元。此前,他还因果园经营不善年年赔钱。“教授守在果园里,告诉你要干啥、该咋干,一下就把我们领上了致富路!”魏富宝激动地说。

  赵政阳的汗水没有白流,2005年白水县苹果产值5亿元,到2018年已经达到36亿元!昔日的普通果农曹谢虎,如今当上了高级农民技师,还担任了白水县仙果苹果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年收入超过100万元,白水县也成为全国优势农产品重点基地县,享有“苹果之乡”的美誉。

  白水苹果试验站的成功,开创了产学研紧密结合的“西农模式”。2012年3月,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启动建设甘肃庆城苹果试验站,赵政阳又被任命为首席专家。

  经过7年的努力,庆城苹果试验站建成并投入使用,一批批果农在此接受培训指导。新理念、新技术为当地苹果产业发展提供了强大的科技支撑。如今,庆城县的苹果从16万亩增加到39万亩,规模、产量、产值都实现翻番。

  我国是苹果大国,产量占世界的55%左右,但90%以上为国外引进品种,自主培育品种占比不到10%。付润民研究员70年代育成的“秦冠”苹果,凭借丰产、抗病、易管理、耐贮藏等优点,目前仍是我国自育苹果品种中栽培面积最大的,但口感却不及某些国外品种。“一定要让老百姓吃上好苹果!”这成了赵政阳的梦想。

  “我的想法不是引种,而是育种。当时很多人认为育成一个品种太难,项目难争取,经费也少,但我觉得必须得做。”为了这个梦想,赵政阳着眼现代国际前沿的苹果育种理念,将一套全新的思路用于育种实践。他带领研究团队采用杂交育种方法,按照“少组合、大群体”和“阶梯式选择”的思路,选配大量杂交组合,这为后来成功培育“瑞阳”“瑞雪”打下了基础。

  经过近20年的艰苦探索,“瑞阳”“瑞雪”两个新品种终于培育成功,实现了苹果杂交育种的新突破。新品种的早果性、丰产性、果实品质等综合性状优异,在渭北、陕北等地区及同类生态区发展前景广阔,有望成为黄土高原产区苹果更新换代极具潜力的主栽品种。目前,“瑞阳”“瑞雪”已被10余个省区引进试栽,在全国苹果主产区推广面积已达5万余亩。

  春华秋实,岁物丰成。多年来,赵政阳先后主持国家攻关重大专项等30余项,获省级以上科研成果8项,选育并审定苹果优良新品种12个,为陕西乃至整个黄土高原地区苹果产业的提质增效做出了重要贡献。

  30余年间,渭北高原的沟沟坎坎、关中果乡的村村落落,印满了一个果树专家从青年到壮年的勤奋足迹。

  为了更好地传授技术,赵政阳有时甚至“上树”给当地的农民讲课。“我们平时就是这样给农民传授知识的。这些年,上过的树早都不知有多少了!”赵政阳笑着说,“我的节假日很少,说实话,确实累。真想安静地躺下休息几天,可是不能啊!我这个手机,24小时都开着,随时接听果农和基层部门的咨询。”

  “对我们来说,工作的目的,主要是让老百姓认可。能把自己掌握的知识教给农民,让他们从中得到实惠,我特别有成就感和自豪感,再累再苦也要做。”赵政阳说。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